法甲

鲁班传人在美国 第34章 谈判桌外(求推荐票和收藏)

2019-12-04 15:15:0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鲁班传人在美国 第34章 谈判桌外(求推荐票和收藏)

“是的,玛丽当时看到了你,她没想到,会在格兰特先生的白人员工和朋友里面、碰到一个华人——那天她碰到的第一个华人!所以她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样子。”老肖说道。

杨坤听罢,只得无奈一笑,当然,这个笑容只有他自己感觉的到,外人根本无法从他现在模糊不清的五官上看出他任何的表情。

当时为了混进格兰特家,他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,应聘成了戴维.格兰特公司里一个产品副经理手下的推销员,然后又花了一笔钱买了一套昂贵的首饰向这个副经理的太太“行贿”,这才得以随这个副经理来到了格兰家参加那场聚会。

玛丽肖早就是他计划中的一环,不然他也不会花了这多心血、混进格兰特家里去,只因为她正好身带残疾——聋哑人。

可现在想来,自己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却在窗里看着他!

他在算计玛丽肖、以她为“残刖符”而下算子,却没想到,玛丽肖也看准了他、对他暗中下了算子、以让他为她母亲消灾祛邪!

那一晚,玛丽肖并没有向自己泼什么液体,那就很明显了,既然她是格兰特家的女佣,那些食物和饮料都是她端出来的,特么老子竟然喝下了、那臭秃驴捣鼓出的什么法水还是口水了吧!

一切搞清楚之后,杨坤只觉自己肚子里一阵五荤六素、翻江倒海,好在外人也看不清他现在的神情,否则,善良的玛丽肖一定会更加愧疚。

当然,那个和尚只是顺手在玛丽肖家灌了一小瓶自来水而已,人都是有底线的,骗子也一样,让他撒泡尿灌进去这种事他还做不出来。

“……所以,玛丽非常惭愧,她认为是因为她在你的酒杯里、倒进去了那瓶消灾水,被你喝下了,所以灾难和麻烦就转移到了你头上,这才导致你今天莫名其妙地受到这种可怕的灾难和摧残……

“玛丽很愧疚,很自责,所以,她向你坦承这件事,希望你能原谅她,如果你需要赔偿,我们会想办法的,反正,为了救治她母亲,家里已经很困难了,也不差赔偿你……”老肖一脸懊丧地说完,紧紧盯着杨坤,玛丽肖更是有些惶恐,站在一边微微发颤。

杨坤不由一丝苦笑,妈的,在河边上走了几十遭了,还真的湿了鞋!自己就是整人害人老祖宗一门的传人,反而被人给算计整蛊了!

好在,那瓶水自然不会有害,不然自己早就出问题了……杨坤也不再脑补那瓶水到底是口水还是人其他的体液,让他一个精于鲁班术的人、相信喝下一瓶水就会让自己遭灾逢难,他还没那么二,除非这水里有毒。

要让人遭灾逢难,从古至今,无论何种术法,奇门遁甲、道术、阴阳术、鲁班术、风水堪舆术、巫蛊术、降术等等,必须都要布置法局、或是对人念咒、下算子,哪怕鲁班术里通过“残刖咒”让残疾人转携上咒应和冲煞,也需要通过对镇物下咒才能达到。

“既然你们当着我的面说出了这件事,我不会怪你们。”杨坤半晌说道,“何况,这事又怎么能怪你们,你们也不过是被人骗了,而且,你女儿也是为母尽孝……”

说罢,他挣扎着从床沿站起来,他这状貌,活似一具僵尸,那黄医生自然早早溜之大吉了,再有外人见到这情形,估计不被吓得翻白眼也至少要尿裤子。

玛丽肖想去扶他一把,可跨了一步终究没有上前,在她的意识里,她认为就是自己害了他,把他害成了这个样子。

可怜的姑娘,又说不出话,嘴唇翕动着,眼眶已然发红。

“不要自责了。”杨坤从沉闷的氛围里感悟到了父女二人的愧疚,“因为,你母亲的病根本就没有好,是不是?

“所以,那个和尚是骗你们钱财的。你给我喝下的那瓶水,没有让我失去什么,也没有让你们得到什么。所以,你们不必不安和愧疚。”

老肖见女儿打手语,立即对杨坤说道:“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,你得尽快上医院去——”

“没事,这是老天爷和祖师爷在咒我,但我暂时还死不了。”杨坤说着抛了抛手里的药膏,“我现在这样子很可怕是吧,不过,十天半月后,我就能恢复如初,我这瓶药有这个效果。带我去见见你的母亲吧,也许,我比那个和尚要管用些。”

自从小雪死后,杨坤难得的会在一天内说这么多话,有时最多会与他养的一条拉布拉多犬说上两句。

今天之所以打破沉默的习惯,是因为,他想在这个哑女双腿残废之前,能为她家做点事,仅此而已。

他并非完全的冷血,骨子里也并非恶人,没有人天生想做恶人。杨坤只想知道,自己到底还有没有一丝人性?幸运的是,他发现自己还有那么可怜的一点。

比如,他觉得为这个哑女病危的母亲做点事,能抵消他欠这个哑女的——欠她两条腿,欠她当时伸出的两只援手。

他认为,自己能在唐人街见到玛丽肖一家人,一定是老天爷的安排,这贼老天一定要让自己还了自己所欠她的债。

否则,这如何解释,他会在这里、会在这种关头碰到一个多星期前、他才刚下恶咒陷害过的人?

世上最大的悲哀,也许莫过于如此。

玛丽肖带着杨坤来到另一个房间,杨坤见到了躺在床上、瘦的像根竹竿一样的一个老妇人,她的年纪应该并没有她看上去这么老,但这怪病让她苍老如许,命悬一线。

妇人被杨坤的样子吓了一跳,见玛丽向她一打手语,也便安宁了些。杨坤走近一步,反复看着妇人的额头和面相,嘴里嘟哝着,似乎又不太确定,良久,他冲妇人问道:“你生这病以前,是不是在什么墓地、或是医院太平间停留过?”

妇人嚅嗫着嘴唇,吃力地摇摇头,老肖赶紧道:“我妻子现在几乎说不出话了,但我知道,她从没到那种地方去过,这位先生,莫非你能看出什么门道么?你是……咱们华人所谓的神汉,还是阴阳先生?”

玛丽肖站在一边,也好奇地打量起这个原本英挺冷酷、而此时看起来活似一具僵尸的华人男子。

“那就很奇怪了……”杨坤摇了摇头,“她之前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她以前在新泽西州一家葡萄种植园里做采摘工,有一天晚上,从新泽西回来后,就开始犯这病了。”老肖答道。

杨坤茫然一点头,根据这妇人的面相,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,她的体内一定有一种尸煞虫。

但看得出来是一回事,能不能破煞禳灾却又是一回事,古往今来,任何方术修炼之人皆是如此。以杨坤的鲁班术修为,他能看出端倪,却做不到禳解此阴尸虫煞。

对付这种煞虫,鲁班术里有“九龙化骨水”法术——也就是俗世常见的鱼骨头卡住喉咙后、道士们常用来施救的小方术。可这是极为阴毒而罕见的阴尸煞虫,以杨坤所学到的鲁班术“九龙化骨水”根本无能为力。

被这种阴尸虫煞给染上而生怪病,当今再是先进的医学技术都检查不出来、遑论医治!这只能归咎于这妇人自身的命数和造化了。

杨坤良久一叹,也许,当今世上,唯有师傅可破此尸虫煞,但他老人家极为难得出一次手,而且不是他认为的什么重要事、他才不会来管这档子晦气破烂事。

上次让他在陈四爷新房屋基上动手脚以坏其风水,最后还是大龙头开口他才出手的。眼前这种事,自己一旦开口求他,估计会被他老人家狠狠揍一顿也未可知。

想到这里,杨坤又从怀里掏出一瓶药丸,倒了三粒出来,就像朱古力小球一般大小,对老肖说道:“很遗憾,你妻子这病,我也没法子。不过,我这里有三丸药,你也别问是什么药,什么做的。

“你妻子现在最多还能活三个月,用我这药丸碾碎,给她兑水喝下,一丸分三次,可以帮她再吊上一个月的命,还会让她精神和体力好上很多,也许就能跟你们说话,也好亲口对你们交代一些后事……”

“先生,你说的是真的?!吃了这种药,她就能跟我们说话了?”老肖身子一颤,妻子从半年前就几乎说不出话,只能咿咿呀呀地发音,和靠打手语的女儿也相差无几了。

杨坤点点头,迅疾望了一眼同样也在盯着他的哑女,然后又迅速移开视线。

玛丽肖泪水已在眼眶边打转,这个清纯而善良的哑女看得出,眼前看起来如此恐怖的华人男子,话语里充满了无奈和同情,他这些话,值得信赖。

这个男人,为什么会被自己碰到,为什么会和自家发生这些纠葛?

杨坤再不敢看她的脸、以及眸子里藏着深深凄哀的、那双亮晶晶的眼睛,但一瞥她修长的双腿,心里“轰”一声响过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在心头,他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,然后招呼也没打,飞快地、逃命般地离去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安德森几乎躺在办公椅里,双脚搁在办公桌上,点上一支烟,抱起头望着厉凌道:“既然你能做主,那我就直说了吧,其实我一直在等你们来。”

厉凌一耸肩道:“我已经知道了,不过,不论你们有什么目的和打算,我只希望你们和我们利华负责人谈就可以了,请不要涉及和伤害我们下面的员工和无辜的人。”

厉凌在这之前从没想到过,一个白人警察经常找自家工厂麻烦、一件在警署内因一桩性.骚.扰而引发的斗殴,其实都是桩针对自己一家人的阴谋,而设计阴谋的,看样子就是这个白人警察。

自厉家祖上来到美国已近一百三十年了,沧桑百年,厉家在纽约还从未遭到过白人有计划、有针对性地挑衅和骚扰,而现在,普纳尔镇警署的治安官,他来吃了螃蟹。

偏偏是,这发生在自己脑中突然承传了一种鲁班术之后……厉凌也不知道,这些事情凑在一起,是巧合还是上天的一种安排。

“不,不给你们下面的人来点美式料理,我想你们是不会真正有诚意地跟我们合作的。”安德森朝厉凌吐了一口烟圈道。

厉凌点点头道:“大家既然需要合作,而我们又来了,那就好办了,你们马上撤诉,还我那两个亲戚清白和自由,然后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谈,如何?”

“不,孩子,我认为你搞错了事情的逻辑顺序。”安德森摇摇头道,“实际的顺序就是这样,我们当然要继续控告那两个/中/国佬妨碍公务、在警署内袭警并抢夺枪械行凶,

“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在接下来和你们谈判的过程中抓得一副好牌——真正的谈判,从来都在谈判桌外,你说是吗?”

“唔,谈判桌外的较量决定了谈判的结果,我当然明白。”厉凌一耸肩,“所以,我才想给你们一个机会,但很明显你们要浪费它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恳求您的点击,推荐票,加入书架收藏,谢谢!!!

amp;lt;ahref=http://amp;gt;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

分享到: